您当前的位置:b2b电子商务平台首页资讯行业资讯正文

爱国者冯军:我从创业第一天就已经“失态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09-01 浏览次数:117

    爱国者集团总裁冯军再次感受到了“来自世界的恶意”。

    这回令冯军感到痛心的是一家媒体记者,他在一篇报道中称,冯军在一次演讲中失态了,而爱国者公司早已沉沦。

    时隔半个多月后,当事人冯军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,谈起这篇题为《冯军和“爱国者”的陨落》的文章,语气中颇为不淡定。

    许妙成在文中提到,冯军此前参加一个论坛,大谈自己目前主打的“爱国者诚信商圈”,把演讲变成了产品宣传;主持人提醒冯军注意时间,却被后者无视。作者认为此举有失风度,而强势的“硬广告”更是让他的世界观崩塌。

    而冯军对此完全否认。“规定我讲40分钟,我就讲了40分钟,没有多一分钟。我要诚信啊。”他甚至认为,作者居心不良,哗众取宠,“一只眼睛看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篇文章的出发点是害我,什么‘失态’、‘陨落’,全是恶意词汇。”坐在爱国者公司总部的一间略显凌乱的办公室中,冯军对我如是说。他左手夹着烟卷,右手则从面前的一只塑料饭盒中拿起一大块削好的水果,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但很快,冯军就找到了安慰:“他把好多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去描述,但很多人看了后说,老冯,这个明明是骂你的,怎么变成夸你了?”用他的话讲,这叫“查了半天,结果查出来个劳模”。

    “起心动念很重要。他攻击我的点,全都是正能量的。”冯军最后如此下结论,单方面宣布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作为爱国者公司创始人、当年叱咤风云的中关村IT大佬,冯军的言谈举止很接地气,没有同时代其他科技精英成名后的审慎、讷言和神秘。按照冯军的理论,这叫敢于“露馅”,敢于把自己的想法和好东西分享给别人。

    他喜欢把自己秀给别人看。8月25日,在十几位员工的围观下,冯军在公司总部楼下玩起了最近流行的“冰桶挑战”。除了向ALS项目捐款100美元外,他还自掏腰包,向思源水窖公益工程捐款10万元人民币。

    站在水池中,冯军照例讲了一番话,以点明活动意义。他多次提到旱区的“父老乡亲”,这种表述在源于国外的冰桶挑战中十分少见。另一个有趣的细节是,助手为冯军健康着想,三次建议换用温水,遭到后者痛斥“再说你就走人”,坚持用冰水兜头浇下。

    冯军点名挑战的是联想的柳传志、华为的任正非和海尔的张瑞敏,皆为商界模范。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,冯军和他的爱国者,已经事实上远离了中国IT圈和企业界的核心舞台。虽然移动电源等产品依旧销量良好,但冯军已经把爱国者的工作重点放在了“诚信商圈”上,而这个玩法复杂的O2O营销平台受到外界许多质疑,甚至被指为“变相传销”。

    “失态”事件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了,嘲笑、调侃一时四起。但冯军在反击作者后,又给出了一个机智的解释:“习惯了。我从创业第一天就‘失态’了。”

    早在1992年,冯军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,蹬着三轮车在北京中关村地区四处奔波,兜售机箱、键盘。如此算来,45岁的冯军“失态”已有22年。

    生猛的创业青年

    1987年,冯军从西安来到北京,入读清华大学土木建筑系。按照当时的社会环境,冯军将在毕业后分配到一家不错的国营企业,并获得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。但世事变迁,当时无人能够预料到几年后的沧海桑田。

    由于是五年学制,冯军在清华一直呆到了1992年。大学五年级,他第一次和同学们用TurboC编程序,顿时觉得电脑“太吓人”了,把他们彻底颠覆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天天熬夜,再画也画不过电脑。既然能颠覆我们这个行业,电脑也能颠覆其他行业。我觉得,投身IT是个机会。”冯军说。

    于是,在毕业后他没有捧起“铁饭碗”,而是成立了一家名叫“华旗”的公司,自己单干。他的主营业务是销售机箱和键盘,商业模式是冯军骑着一辆三轮车,驮着货,向联想、方正、同方等企业逐个推销,号称每件只赚五块钱。“冯五块”的名号渐渐传开。

    年轻的冯军目标明确,不辞劳苦,不惧议论。他去给中关村的几家IT公司送货,之前的同学在那里坐办公室,惊讶问道:“你怎么会骑三轮呢?”“我骑三轮怎么了,效率高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首次“失态”。当年的清华毕业生是当之无愧的“天之骄子”,土木建筑更是抢手专业。如此好的条件却干着“基层”工作,冯军却没有感受到落差:“哪有清华的大学生骑三轮的?我就骑呗。骑三轮不丢脸。”

    彼时正是IT硬件的黄金时代。勤奋的作风,外加灵敏的商业嗅觉,让冯军和他的公司迅速崛起。官方资料宣称,自1993年起的十年间,华旗每年的业绩增速保持在60%以上,冯军本人也走上神坛,成为青年创业者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期间,冯军在1996年新创“爱国者”品牌,主打U盘、MP3/MP4播放器、数码相框、数码相机、电子书等产品。这次转型十分成功;《商界》杂志在去年的一篇报道中称,爱国者2010年营收约为10亿元人民币。

    但爱国者的好日子似乎到此为止了。在产品、经营和理念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,冯军的公司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辉。据报道,2012年爱国者的营收只有4亿至5亿元,比两年前缩水一半;而2010到2012年,爱国者利润分别为1.2亿元、2000多万元和200多万元,下滑速度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当初的那个“愣头青”已过不惑之年,却陷入了某种程度的癫狂,并带动整个爱国者公司跳起迷乱舞步。从哥窑相机,到爱国者精品店,再到最新出炉的诚信商圈,冯军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去做,却似乎没能真正明白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圆滑的造梦大师

    2010年6月,爱国者哥窑相机正式发布。这款产品的外壳由哥窑瓷器组成,冯军对它寄予厚望,甚至制定了售价逐渐抬升的销售策略。

    可惜事与愿违,哥窑相机初始售价为1666元,8个月后上涨至26666元,已经鲜有人问津。随后,这款产品迅速销声匿迹,企图涨价至66666元的事情几成笑谈。

    哥窑相机一共生产2万台,目前还剩9000多台存货。上周在采访时,我问冯军如何看待哥窑相机近半数“滞销”。不料,此语立即遭到了他的反驳:“什么叫滞销,我要留着慢慢卖给外国人。”

    “哥窑相机完全达到了预期。国家领导人出访都送哥窑相机,不送熊猫了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在本页显示剩余内容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